原标题:世界遗产 申报不容易 保护更艰辛

“良渚古城遗址”于今年7月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3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中申遗成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我国世界遗产总数达到55处,与并列世界第一。

许多申遗成功的新闻就像是昙花一现,大部分人都只是对“申遗成功”或者“准备申遗”的话题感兴趣,但其实,申遗成功的背后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比如伊拉克的“空中花园”在战火中毁坏严重,巴比伦古城的申遗之路走了36年,直到今年才刚刚成功,这其中耗费的人力物力不为人知。意大利的世界遗产数量和中国一样多,但其中有些文化遗产竟然在慢慢消失,有的是因为自然环境,有的则是因为管理疏忽,更多的还是资金的缺失。布拉格一整座城市都是世界遗产,但这里的开发商表示“压力山大”,因为建筑物的高度和体积都要层层把关。申遗的“端午节”“中医”这些看似与中国同源或有关联的文化项目,其实与我们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而的吴哥窟遗址公园登上了“世界遗产”这艘大船之后,乘风破浪,从一片废墟变成了今天的全球热门,摇身一变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功修复的经典案例”。

意大利

诸多珍贵遗迹被忽视

世界遗产数量居全球之首

花在文化公共事业上的资金却仅排欧盟倒数第二

意大利作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不仅文化底蕴深厚,珍贵典籍众多,很多建筑也极富特色,历史悠久。因此,意大利的文化遗产资源非常丰富,截至2018年7月,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核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意大利世界遗产共有55项,含跨国项目6项,在数量上与中国并列世界第一。

然而近年来,意大利文化遗产的日子似乎不太好过。威尼斯位于意大利东北部,是世界闻名的水乡,也是意大利的历史文化名城,城内古迹众多,有各式教堂、钟楼、男女修道院和宫殿百余座。1987年,威尼斯以及邻近的泻湖被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然而研究显示,这座在莎士比亚笔下惟妙惟肖的历史古城,,可能在21世纪末就要消失了。

2015年,旨在拯救遗产的民间社会活动“七个最濒危计划”将威尼斯列为欧洲目前最濒危的地方之一;2016年,文化遗址组织Europa Nostra发表报告称,威尼斯现在成为欧洲最濒危的文化遗址之一。报告显示,日益繁忙的航道交通以及为此而进行的运河深挖工作,过度开采了地下水,造成地下岩石层塌陷,对威尼斯以及邻近的泻湖造成了威胁。不仅如此,全球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上升也让这座被水包围的城市岌岌可危:与100年前相比,威尼斯的水平面上升了23厘米。100年前,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每年只会被水淹10次;如今,这个威尼斯最大的中心广场每年被淹的次数翻了10倍。这座“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的浪漫城市,最终也是“因水而困”了。

除了城市,意大利无数的教堂、宫殿和城堡也因为人烟稀少而肆意荒芜着。在西西里岛中心Sutera地区的SanMarco山中有一个历史悠久的石窟,它是世界上最早的圣堂之一,由僧侣在9世纪建造。窟壁上绘制着五彩斑斓的16世纪拜占庭风格壁画,画上有耶稣、圣母玛利亚、圣徒保利努斯、卢克、马克和马修,虽然这些壁画在时间的侵蚀下已经模糊不清。这样一个珍贵的考古遗址,周围却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对洞窟感兴趣的人们可以随意来去,在本就残破的壁画上涂涂改改。现在,这座石窟因为毫无保护措施,已经长满了植被,连生活在附近村庄的人都不知道它。

可惜的是,西西里岛上这个被忽视的珍贵遗迹只是意大利众多荒芜的文化遗址中的冰山一角。意大利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世界遗产数量居世界之首,但根据欧盟的统计数据,意大利花在文化公共事业上的资金在欧盟全体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二。

欧盟研究大文化的研究员Mimmo Macaluso不无惋惜地说道:“随便位于世界上的哪个地方,意大利的这些遗迹都将变成博物馆,吸引上百万游客。但在意大利,我们只能眼看着这些珍贵宝物在我们眼前崩溃。”

伊拉克

屡遭毁坏洗劫 “空中花园”历时36年才跻身世界遗产名录

“巴比伦未来计划”助力遗址修复保护

伊拉克自1983年起就开始为巴比伦城遗址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名录,但遭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拒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巴比伦城遗址所遭破坏过于严重,且难以评估修复和重建遗址所需要的花费。然而,伊拉克经过了36年的努力,终于在2019年7月5日申遗成功,这座闻名世界的“空中花园”最终加入“世界遗产”大家庭

巴比伦城遗址距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大约100公里,以美丽的空中花园著称,后者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古巴比伦城横跨幼发拉底河,发源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曾两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迄今已有4000年历史。

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委员会投票前,伊拉克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的代表很是为古巴比伦打抱不平,他说:“没有巴比伦的世界遗产名录算什么?没有巴比伦的人类文明又算什么?”

伊拉克的申遗之路走了36年,而这期间,巴比伦经历了无数的破坏与毁灭。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曾异想天开地想在废墟上复制巴比伦建筑,这遭到了考古学家的批评。这之后,他还在可以俯瞰底格里斯河的古遗址上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宫殿,这无疑又一次加剧了遗址的破坏情况。2003年,入侵伊拉克后,军用直升机直接降落在遗址上,军队在考古遗址上挖了数十个战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9年的一份报告中说,驻伊拉克美军和承包商对巴比伦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毁坏,他们“通过挖掘、碰撞、刮擦和推土工作肆意地摧毁这座神圣的城市”。除此之外,该遗址还遭受了数十年的洗劫,流落的文物被收藏在世界各大著名博物馆内。

2004年,巴比伦地区的控制权重新回到了伊拉克政府,许多国际组织向巴比伦的修复工作伸出了援手。2010年,世界文化遗产基金会和伊拉克国家文物委员会制定了一项名为“巴比伦未来”的复原计划,该计划将散落在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附近,从乌尔到尼姆鲁德的众多巴比伦王朝时代的遗址进行挖掘和保护,对重点遗址进行复原。据伊拉克国家文物部副部长Qais Hussein Rashid介绍,“巴比伦未来计划”项目是伊拉克目前最大的文物保护工程。“我们有很多保护计划,这是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资金投入和规模最大的一个,我们希望这成为其他遗址保护的榜样。”

柬埔寨

既被风雨冲刷过,又被战火波及过

吴哥窟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成功修复案例

吴哥窟是东南亚最重要的考古学遗址之一。吴哥窟遗址公园占地面积达400多平方公里,向人们完美地展示了9至15世纪高棉王国各个时期首都的辉煌遗迹,这其中包括了著名的吴哥寺,以及坐落在吴哥索姆的以无数雕塑饰品而著称的白永寺庙。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92年将吴哥窟地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同年将其列为濒危世界遗产。吴哥窟既被风雨冲刷过,又被战火波及过,遗址内的文物修复难度较大;寺庙也因为长期缺乏管理,出现了佛像被盗、佛头丢失的问题;不仅如此,战争留下的地雷给参与修复工作的研究者带来了巨大的困扰,使修复工作难度翻倍。

1993年,“保护和开发吴哥历史遗迹国际合作委员会”成立,、、、美国、中国、、、等多个国家的机构或组织在教科文组织的框架下与柬埔寨文物保护机构协作,开始对吴哥窟古迹的19处遗址进行修复和保护。

经过多方组织十年多的努力,吴哥窟最终于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从濒危名录上移除,但吴哥窟遗址公园的修复工作仍会继续。柬埔寨的吴哥窟保护和管理委员会表示,将吴哥窟从濒危名录上移除是对这些年修复工作的承认和奖赏,同时也是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奖赏。同时,委员会还在吴哥窟遗址专设了500个文物警察,来保护文物不再被偷盗;对于已被盗走的文物,委员会制定了被盗文物清单,向国际社会请求配合与帮助。

1993年,吴哥窟还只有寥寥无几的七千多名游客,时至今日吴哥窟已成为旅游胜地,每年都有上百万人慕名前往。当地政府对旅游业的发展既喜又忧,虽然旅游业带来的经济效益十分可观,但也可能对吴哥窟的有形和非物质文化遗产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

布拉格,一座城便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新建筑物高度和气候变化都是潜在威胁

199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布拉格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首次将一整座城市都归为世界文化遗产。

布拉格城的历史中心建于11世纪至18世纪之间,它的老城区和新城区无不体现了自中世纪以来这座城市及其各种风格的建筑对世界文化的巨大影响。这座古城拥有许多宏伟的古迹,比如荷拉德卡尼城堡、圣比图斯大教堂、查理桥,以及数不胜数的教堂和宫殿等,而这其中的大多数建于14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四世统治时期。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评审标准,符合下列一项或一项以上标准的申遗项目才能获得批准,比如能代表人类创造智慧的杰作;或者是能在建筑、文物等方面,展现人类价值观念在一定时期的重要交流;抑或是可以为现存或已消失的一项文化传统提供唯一或独特的证据;以及可作为一种建筑或建筑群的杰出范例,展现出人类历史上一个或几个重要阶段。布拉格几乎达到了以上所有标准。

但在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布拉格也出现了新的问题,面临着不少压力。第一层压力来自布拉格的开发商们,他们想要在布拉格城内建造超大规模的新建筑,对此,当地政府明确规定,开发商在城市内修建新建筑时,必须将建筑物的体积和高度上报,经审批后才能动工。但即使如此,布拉格的新建筑还是对这座城市的视觉完整性产生了些许负面影响。

第二层压力来自全球的气候变化。200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发布了《气候变化与世界遗产案例分析》报告,概述了气候变化对冰川、海洋及陆地生物多样性、考古遗址和古城等世界遗产带来的影响。在该报告中,布拉格被列入了会受气候变化影响的遗址名单。

韩国

抢着为“端午节”“中医”申遗?

其实是误会!

“韩国申遗”近年来好像误会频出。比如,网上曾有人提到,韩国前些年把“端午节”“中医”和“汉字”都拿去申遗了,这些明明就不是他们的文化嘛!但很多网友又出来反驳说,韩国拿去申遗的“端午节”“中医”等这些看似与中国同源或有关联的文化项目,其实与我们想象中的大相径庭。这又是个什么样的误会呢?

时间往回拨一些,回到2004年5月,彼时韩国正在为自己的“江陵端午节”申遗,正好中国也在为自己的端午节申遗,但韩国的“江陵端午节”在2005年11月25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人类口头和无形遗产,而中国的端午节那一年没有申上,到2009年才申遗成功。于是,误会就这样产生了,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此“端午节”非彼端午节。

韩国的“江陵端午节”在每年的农历四月十五至五月初七举行,是韩国江原道江陵市在端午时间段特有的一种巫俗祭祀活动,并不是特指一个节日。在活动期间,人们会举行各种祭祀典礼,并用跳绳、假面制作等传统游戏和一些精彩的巫俗表演、假面舞、农乐表演等来庆祝。类似中国端午节的划龙舟和包粽子等传统活动根本不存在,韩国人的端午祭更多的是祭祀、演戏以及游艺,且这个活动只在韩国的江陵地区盛行,而之所以能申遗成功,还是因为这个活动包含了非常完整的祭祀形式和内容,这也是韩国江陵端午祭的核心。

所以,韩国“抢注中国端午节”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是个误会,但这样的误会在两年后又重复了一次,原因是韩国为“中医”申遗。这次,谣言更多了,“韩国人说李时珍是韩国的”“针灸和《本草纲目》都是要申遗的内容”……各种不靠谱的“报道”纷纷在各种自媒体的文章里出现,着实让人云山雾罩。

但事实上,当时韩国只是想为其国内的一本名为《东医宝鉴》的医书申报世界记忆遗产,《东医宝鉴》是时代的“医圣”许浚编撰的一部医药百科全书,这本书除了医学价值,还有很高的历史价值,是世界上第一部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医学著作。而世界记忆遗产项目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92年启动的一个文献保护项目,该项目作为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的延伸,更侧重于保护文献记录。

“韩国申遗汉字”更是个一戳即破的谣言泡沫。韩国不仅从未申遗汉字,连“申遗汉字”这个新闻都还是从中国传出,经二次发酵再传入韩国的。对此,韩国媒体也是一头雾水,韩联社发表文章称“汉字申遗”的报道纯属空穴来风,毫无根据可言。

责任编辑:旅游资讯网
旅游资讯信息网,为您提供旅游新闻、旅游资讯、旅行社信息、旅游线路、旅游攻略等信息!

上一篇:北京西站南广场地下停车场超40℃旅客“要中暑” 下一篇:北京让农业文化遗产“活”起来

免责声明

旅游资讯信息网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旅游资讯信息网观点,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网络投稿邮箱:3475075307@